健康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健康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果那一刻我说谎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0:29 阅读: 来源:健康秤厂家

我们一直都知道,蒙蒙爱着一个男生,从高中到大学。她总是跟我们说那个男生多好多好,我知道在她心里,那个叫做子恒的男生,谁也比不了。

我们姐妹团一共四个人,小童一直叫嚷着:“我愿意坐在宝马车里边哭,哭多久都没关系。”而蒙蒙恰好相反:“我愿意坐在自行车后面笑,冻死我都没关系,只要骑车的那个人是他。”我和小雨是对爱情懵懂还没有期待的那种。

我想说的,是蒙蒙的故事。

蒙蒙喜欢了那个男生好几年,只不过一直是默默的喜欢,不曾言明的那种。可能她私心里觉得子恒也是喜欢她的吧。我们一直劝她,既然喜欢,就正大光明的在一起呗,说了不知道多久,蒙蒙终于意动了,想言明这段关系。

他们两个人是同学,所以蒙蒙和子恒几乎所有的朋友都认识,并发动那些朋友给她提供消息。暑假回家的时候,只要子恒出现在文化广场,就会有人发信息给蒙蒙

“子恒和我们在文化广场玩,你来不来?”

“马上到!”

发完信息,蒙蒙便蹬着自行车往文化广场赶,路上再顺便买点喝的给他们。在朋友面前张牙舞爪的蒙蒙,一看到子恒,乖巧的就像看见猫的老鼠,斯斯文文,惊呆了我们所有人。那年冬天的时候,县里通知所有的大学生召开动员大会,为了宣传县里即将到来的美好未来,为了留住人才,貌似还有什么奖励给大家。蒙蒙得到通知就去教育局报名了,听报名处的阿姨说,这次开会以及奖励只局限于二本以上的大学生,三本和专科的没有。蒙蒙本来想告诉子恒,一想到他是三本,怕通知以后他去了什么都没拿到,自尊心受不了,便作罢了。回头通知了子恒的朋友。

开会那天,子恒给蒙蒙发信息。

“在干吗呢?”

“在学唱歌呢,嘻嘻。”

“什么时候学完啊?”

“不知道呢,应该会很快了吧,我一会找你啊。”

他们都不知道,发信息的时候,蒙蒙和那些大学生们在教育局会议室学唱县歌,而子恒就在对面那条街上。蒙蒙跟我们说,她没有告诉他,是怕他听说别人都去了,都是二本以上的,他听了以后难受。

开完会,领完奖品。蒙蒙拒绝了和朋友出去happy,缠着子恒的那个朋友,让他问问子恒在哪里,一起去找他。他们在县一中门口的小饭馆碰了面,同时在的还有子恒别的朋友,蒙蒙一个都不认识。他们打车学校门口走,下车的时候,看到子恒在对面等他们,蒙蒙一招手,子恒就黑着脸进去了。

就在这么不尴不尬气氛中,大家还是坐在一起吃饭了。子恒在蒙蒙右边,那个朋友在子恒的左边。一起吃饭的有个朋友叫小嘉,一介绍完,小嘉就说:“大早上的,我还没起床呢,子恒就打电话说在我家门口了,害得我都没睡懒觉。“明明是说笑的口吻,蒙蒙却觉得这句话很是让她受伤,原因在于,子恒喜欢过小嘉,甚至不确定现在还喜不喜欢。

“原来,他早上只是顺便问问我……“

饭桌上称不上其乐融融,也没有什么特别尴尬的事情发生。如果忽略了大家刚知道教育局给所有的大学生开会了,而蒙蒙通知了子恒的那个朋友,却没有通知子恒。子恒的脸色很是不好看,却还有人在这个时候问蒙蒙是不是跟那个男生在谈恋爱。

蒙蒙没办法解释为什么她通知了别人,却没有告诉他。好几次想转到右边想和他说话,子恒刚好转过去。

还没吃完饭,蒙蒙就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了。

第二天是情人节,很早,蒙蒙就发了个信息给子恒:“情人节快乐,你今天有时间吗?”

蒙蒙其实想约子恒出来解释昨天的事情,如果可能的话,确定两个人的恋爱关系。过了很久,收到子恒的信息:“对不起,我以为我可以尝试去喜欢你,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们还是做朋友吧。”那个寒假,剩下的日子,蒙蒙不知道她怎么过的。

受伤中的女人总是最容易再次恋爱的,或者是为了疗伤,或者是为了逃避,或者是爱上了别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都不相信蒙蒙会爱上别人,可是,蒙蒙接受了一直一来对她温柔相待的男生小A,我们甚至不知道小A叫什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终于有一天,在蒙蒙买醉之后,她宝贵的第一次丢失在那个房间里了,因为没有流血,蒙蒙一直不相信自己的第一次已经没有了。然后,她和小A分手了。

过了大概半年,我们不知道中间发生过一些什么事情,蒙蒙和子恒恢复了联系,子恒来学校看她,蒙蒙跟他解释了之前的事情,并且表明了自己的爱意。晚上,干柴烈火的两个人快要燃烧的时候,蒙蒙突然意识到,那次喝醉之后,自己可能真的失去了一些……

蒙蒙突然哭着问:“子恒,我不是第一次了,你介意吗?”

“……不介意。”

可能任何男的在那个时候都会说自己不介意的吧,因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蒙蒙信以为真,可是却很快发现了不对劲,因为子恒回去以后没有再主动联系过蒙蒙。后来我们知道,子恒是一个很有洁癖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洁癖,他没办法接受失去贞操的蒙蒙,也明白自己还喜欢着这个女孩,他纠结万分。

他们的爱情拉锯战,一直从大二打到毕业。我们都以为,在爱情战胜心理洁癖以后,他们会很幸福。

直到……

那天凌晨,突然接到蒙蒙的电话,让我去她家。电话中,蒙蒙的语气很虚弱,就像是随时要死掉一样,我瞬间清醒了,赶紧通知了小童和小雨。好在我有她家的钥匙,一路狂飙到蒙蒙家。进去卧室,扑面而来的酒气,凌乱的衣服散落一地,还有面色苍白,浑身冷汗的蒙蒙。我们七手八脚的把蒙蒙送到医院,一路上,她一直在哭,一直在发抖,医生检查后说:“病人低血压,所以抖的厉害,更重要的是,急性盆腔炎,要赶紧挂几天水,不然以后经常复发就不好了。”

等到蒙蒙的情况稳定一点之后,我们才从她口中得知这次发病的原因。子恒一直接受不了蒙蒙不是第一次,总觉得全世界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他,都在嘲笑他。平时的时候还好,因为知道蒙蒙爱他,跟他吃了不少苦,两个人也十分恩爱。可是一喝酒,就跟疯了一样,一遍一遍的说蒙蒙不干净,甚至动手。这次喝醉回来以后,蒙蒙给他换了衣服,收拾干净,可他却不管蒙蒙最近身体好不好,甚至还在生理期,强硬的压着蒙蒙,恶狠狠的刺穿了她。蒙蒙疼的没有力气起来,穿不上衣服,到不了医院,才给我们打电话。

我们到的时候,子恒还在醉酒的状态中睡着,蒙蒙疼的缩成一团,脸色苍白,捂着肚子一直在哭……

第二天,我们问蒙蒙:“你计划怎么办?还要继续吗?”

蒙蒙摇着头:“不了,我一直以为,那些事情可以过去,我可以陪着他一起成长。可是现在,我再也没有力气了,我爱他,可是我没办法再陪他了。”

子恒在酒醒之后打电话找到了我们,跪在蒙蒙面前道歉,哭的不成样子。可是这一次,蒙蒙已经下定决心要分开了。

“我一直以为,我那么爱你,总有一天,一切都会过去。你跟我说过,在我做错那件事情的时候,我就只有九十分了,即使你以后得到全部的我,可惜满分也只有九十分了。我弥补不了这十分的差距……可是,难道以后一千次一万次,都抵不了第一次吗?……在我还能说再见的时候,我们分开吧。我爱你,可是我已经没有力气陪你一起成长了。”

子恒走后,蒙蒙哭着对我们说:“如果当初那一刻,我说谎了,该有多好……”

可惜,谁也不能回去过去……

蒙蒙,愿你以后,能遇见幸福!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