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健康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务院明确公立医改重点官员不得兼任医院领导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29:00 阅读: 来源:健康秤厂家

国务院明确公立医改重点 官员不得兼任医院领导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国务院办公厅昨天发布《关于印发2011年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工作安排的通知》,其中明确了开展重大体制机制综合改革试点、推进公立医院服务体系建设发展等五项改革重点任务。

新医改方案从2009年发布至今,3年过渡期仅剩最后一年,用卫生部部长陈竺的话说,目前公立医院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

关键词1:调节

通知要求,要推进医药分开,完善公立医院补偿机制。在全国政协委员、吉林大学第二临床医院院长赵吉光看来,逐步取消药品加成、推进医药分开这揭到了“看病难、看病贵”的痛处。降低医疗成本是解决看病贵简单、直接、有效的方法。

赵吉光:医药分开它的直接好处就是规范了药品的销售,杜绝了药品销售在医院中的一些不正当的行为,同时通过医药分开可以把不合理的东西,不规范去掉的同时最大限度降低病人在看病中的费用。那么医药分开是一种方向,我想你比方说现在在我们社区医疗,或者在县医院以下,我们现在推行的是药品的零批差制度,也就是说在基本药品目录这块如果真是完完全全达到药品的零批差制度,实际上它跟医药分开有什么区别?没有。

而全国人大代表、石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蔡东晨则认为,医药分开不是指把医和药分开,而是是把这种营销模式分开。

蔡东晨:医生开处方,患者去拿药。医院的药房改成社会零售药店,对一个独立的法人,药店独立纳税,按市场规律来经营。一家医院可以设若干个独立药房,几家公司,他们也是市场竞争。比如说我到1号药房拿的药贵,我到2号买,2号买的贵我到3号买。最终从药店的竞争中,患者买到便宜安全的药。

全国政协委员、吉林大学第二临床医院院长赵吉光表示,在医改力求突破的时候,政府部门要完善公立医院补偿机制,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实现医药分开。

赵吉光:我们医院分成一级医院、二级医院和三级医院,所说的一级医院就是以常见病、多发病、诊断明确的慢性病的治疗为主,其实检查很少,看得出病很明确我到你那儿开点药。较好的二级医院三级医院它的任务是什么呢?特别是三级医院,三级医院的任务是对那些急危重症疑难杂症,这是它的中心任务,所以说医药分开对下边一级医院来讲需要有一个条件,就是国家要加大投入,让他们知道他工资有保障,他在小的医院发展,国家都保障给他了,那么医药分开呢?没有问题,大的医院原来就不是完全依靠药品收入来养活自己的,它很大的程度靠着科技的含量,靠着新的技术、新的疗法,那么对于大型医院现在如果说要实行医药分开可不可以?可以。那也得有一个条件,就是今年总理报告所讲了,要建立医疗服务价格体系,我觉得这个医疗服务的收费价格这个如果你做不到,我想现在要实行医药分开是很难的。

另外通知中着重提到了要推进管办分开,深化公立医院管理体制改革,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负责人不得兼任公立医院领导职务。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牛正乾指出,“管办分开”需要彻底的、真正的分开。像陕西省神木县只保留一家公立医院,大力发展民营医疗机构,形成充分竞争的医疗服务市场格局的做法也是积极探索“管办分开”实现形式的一条有效路径。

关键词2:分配

作安排明确,要优化公立医院布局结构。在全国人大代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孙袁看来,如果能做到让小病不出社区,很多人也就不用到大医院排队了。

孙袁:比如说我有时候就是个嗓子疼,或者我今天拉了一两次肚子,并不厉害,我还去排那几个小时的队,我心里头会没火吗。老百姓一肚皮的火,有的素质不高的医生,他看了一早上了累的不行了,他也挺窝火的,你多问几句,他给你来个脸色不好,解释得不详细,再给你来个语气不对,双方都不舒服。我觉得要有些导向性的政策,建立有效的大医院和社区之间的双向转诊的问题。让老百姓就近、方便、便宜地看病。

而全国人大代表、中医药大学教授图娅认为,合理确定公立医院人员编制也同样重要。

图娅:买菜的和吃菜的是共同的利益者,我觉得医患同样也是这样一种共赢,并不是你死我活,那么在医改的时候怎么样保护发挥医务工作者的主观能动性这是一个很关键的课题,具体建议的就是三甲医院人员在编制上要适应社会需求,我们大家都说看病难,难在没有专家,你没有应届毕业生进入三甲医院你就不可能有十年二十年后的王主任刘主任这种各位专家,因为他不在这种良好的优质医疗资源环境下培养。

关键词3:保障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2011年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工作安排的通知》提出,要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曾经参与全国医改方案讨论的社科院财贸所副研究员汪德华认为,儿科在医院里面它是含金量最低。这就使得儿科医生的收入偏少,大夫的工作积极性不能很好的调动。

汪德华:我觉得改革的办法一方面价格机制方面,比如说儿科的诊疗费用,包括医生的服务费用能不能提高。另一方面我想是不是政府对于这些儿科,包括一些专门的儿童医院财政补贴的力度是不是可以加大一点,通过这种方式来减少或者避免儿科医院本身经营上的困难,我觉得儿科案例也反映了公立医院改革的困难所在,也就是说我们总想着这个医护人员他是白衣天使,但是不能总想着白衣天使总是做奉献而不能获得自己的应有的报酬。

对于要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周子君也很赞成,他认为医生是高风险、高压力行业,在医改中要注重发挥医务人员的积极性,使医务人员感觉有奔头,这样患者也将最终受益。

周子君:怎么样调动医生的积极性,这是我们医改提出的一个,让医务人员受到鼓舞,但问题是现在我们医院的改革方案拿出来以后,医务人员没有受到鼓舞,反而他们收入有可能下降,他的工作量会增加,他承担的风险可能会更大,这个问题怎么样来解决,或者能不能很好的解决,这是关系到医改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山西杏桃

合肥挂毯

天津贴片稳压二极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