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健康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网电梯逐一安全排查盘楼

发布时间:2019-11-22 16:44:42 阅读: 来源:健康秤厂家

全网电梯逐一安全排查

昨天早高峰的8时20分许,静安寺站7号线和2号线换乘通道中的自动扶梯,上行过程中突然发生逆行,造成13名乘客受伤。其中一位年轻女性颈椎错位,伤情较为严重。

据报道,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意外,陈小姐将像往常一样准时前往单位上班,而现在,她只能在静安区中心医院等待X光片的结果。

昨天早高峰的8时20分许,静安寺站7号线和2号线换乘通道中的自动扶梯,上行过程中突然发生逆行,造成13名乘客受伤。其中一位年轻女性颈椎错位,伤情较为严重。

据了解,事故电梯为奥的斯品牌,该品牌电梯曾在北京地铁站内也发生过逆行事故。目前,故障电梯已经查封,并将交由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

乘客像卸货一样滚下来

“早上8点多,静安寺地铁站7号线换2号线的自动扶梯忽然逆行,乘客像卸货一样滚下来,有人受轻伤。”目击者林先生告诉记者,当时他幸好走楼梯上行,躲过了一劫。

林先生说,当时正处上班高峰时间,换乘通道的自动扶梯上站满了乘客。

就在林先生快要走到楼梯顶部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叫喊声,还有人惊呼:“出事了”、“人滚下来了”。回头一看,原本上行的电梯突然逆行,约二三秒后又突然急停,重心不稳的乘客一下子摔在电梯台阶上,还有人压在后面乘客的身上。“逆行不过几秒钟时间,电梯就自己停了。”林先生说,当时电梯旁边并无工作人 员,也无人按下紧急制动按钮。

“电梯底部,三四个女生跪坐在旁边,腿部受伤。还有一个年轻女子看起来伤得较重,一直躺着不能动。”约15分钟后,120赶到,将该女子抬上担架送往医院救治。“听其他伤者说,该女子当时站在比较靠后的位置,应该是被上面乘客倒下来后压着了。”

故障电梯8月检验

上午10时许,记者赶到静安寺站换乘通道,故障电梯上下端都摆放着维修栏杆。由于该电梯是换乘通道唯一的自动扶梯,停运后给不少老年乘客和携带大件行李 的乘客带来了不便,不时有工作人员在电梯处帮忙。故障电梯坡度并不高,约4米。参考一旁的配套楼梯,共有38级台阶,步行耗时20秒。

故障自动扶梯制造单位为广州奥的斯电梯有限公司,由上海奥的斯电梯有限公司安装保养分公司负责日常保养维修。该自动扶梯于2013年7月26日完成年检,下次检验日期应为2014年8月20日。“该电梯之前并未 发生过故障。”地铁运营方介绍,事故导致13名乘客受伤,最终送医的12名伤者大多为电梯下部的乘客,因此可能会有一些碰擦和挤压,目前具体情况尚在调查 中。

伤情最重者颈椎错位

在静安区中心医院,记者见到了12位惊魂未定的伤者。手 上戴着8号牌的张小姐是这次事故中的伤者,当时她站在电梯左下侧,一手提着电脑。“电梯突然快速往后倒滑,我还没反应过来,人就摔了下去。”张小姐膝盖重重磕在电梯台阶上,牛仔裤上留有齿轮状的印痕。摔倒在电梯底部后,她赶紧手脚并用往旁边挪。“如果上面的人摔下来再压到自己,就不是破皮那么简单了。”

陈小姐站也是事故中的伤者。穿着黑丝平底鞋的她,膝盖、脚腕处伤得不轻,丝袜成了“破洞”款。陈小姐基本上天天乘坐该电梯上下班,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问题。她说,“有一个女孩伤得比较严重,我们在路人或是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能站起来,她一直不能动,但是意识清楚。”

那位重伤的女孩就是躺在病床上的陆小姐,今年32岁,,脑后包扎着纱布。陆小姐说,当时她在电梯底部,突然人群黑压压地倒了下来,把她压在底下。她被送 往医院后感到脑袋昏昏沉沉,上半身发麻,失去知觉。据院方介绍,陆小姐颈椎错位,并伴有骨折,医院已经会同专家进行会诊。“患者目前手部麻木,但没有生命 危险。”

将对全网电梯安全排查

在事故发生后,地铁工作人员立即赶到现场,停用自动扶梯,民警、协警、管理人员及时到场救助、维持秩序,自动扶梯厂家到场检查监护,第三方检测机构也将对倒行原因进行调查,并对该自动扶梯进行检测。

事发后,静安寺地铁站内的运营秩序没有受到影响。7号线区域站长尚海表示:“由此对乘客造成的不便我们表示歉意。我们将对同一型号电梯加大排查力度,逐个进行排查。车站也将加强现场监护,确保运营与客流平稳。”

昨日下午3时许,经质监部门开机检查,发现故障自动扶梯的驱动链条已断开,这也是造成事故的初步原因,至于链条因何而断,还有待进一步检测。目前,断开的链条已送检,正在等待权威部门出具的检测报告。据介绍,待结果出来后将展开下一步工作。

地铁方面表示,接下来将对受伤乘客进一步跟踪观察。

同型号电梯有200多部

据了解,上海地铁的自动扶梯大都加装防倒溜装置。不过,即使加装防倒溜装置也只起到辅助作用。专家表示,如果设备状态不好,同样会造成事故。关键是要加 强对电梯的维护检查和保养,特别要做好运行状态下的维护检查,并在电梯的维护质量上严格把关。对于乘客来说,正确乘坐扶梯能减少事故的伤害,其中,最重要 的是抓紧扶手、切忌随意行走,人多拥挤时走楼梯更安全。

目前上海地铁全网络中共有近2000部左右的自动扶梯,大都安装防倒溜装置。其 中与故障电梯同型号的自动扶梯,上海地铁网络中有200多部。在自动扶梯设计制造中,防止扶梯突然倒溜是一个重要的内容。引起扶梯倒溜的原因有很多,具体 原因要进行分析,情况较为复杂。昨天事发时间正好是客流最密集的8点多,乘客过多是不是造成事故的原因之一,也需研判。

[专家分析]

保养不力及品质原因都可能造成链条断开

胡先生从事电梯行业已十余年,目前是一家大型电梯公司的市场总监。作为一名资深专家,他分析这起事件称,手扶电梯的速度一般是0.5米/秒,如果电梯超 载,就可导致一些配件失灵,加上重心向下,一些乘客往后仰,就自然会下滑逆转。突然逆转的惯性与电梯上的重量成正比,重量越大惯性越大,也就是上面站的乘 客越多,逆转的可能性更大,更快。

“当时电梯上站立的乘客并不算拥挤,应该不算超载,开机后的检查结果证明是驱动链条断开。”胡先生 称,当时电梯在上行,链条断开后,电梯失去向上动力,而当时电梯上乘客的重量造成电梯向下滑行,当滑行速度达到一定值时,电梯内部的“抱闸制动装置”才起 作用,紧急刹车。“根据现场乘客的回忆,电梯逆行后2至3秒才突然停住,这也证明了制动装置已经起作用。”

而对于驱动链条为何突然断 开?胡先生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链条连接部位脱落造成断开。“在地铁里运行的电梯,人流量多,电梯的负荷极大,零部件也极易受损失灵,所以维护保养工作要 更加仔细。”胡先生说,每部扶梯都应有详尽的保养计划,要接受半月维保、季度维保、半年维保和年度维保,而且每年都要经过市特种设备检验检测院的年检,并 取得检验合格证。另一种可能是驱动链条本体裂断造成的断开。“电梯中的链条是使用率最高的部件之一,品质的要求很高,如果是产品的质量存在问题,那就会使 得其寿命大大缩短,并出现突然裂断,这就属于产品质量问题。”

事故的最终结果还需等待质监部门的最后调查结论才得知,但胡先生提醒称, 电梯是个产品,它总有发生意外故障的概率,一方面厂家应努力做好工作降底这个概率的发生。另一方面,乘客也应有自我保护意识,乘坐自动扶梯时,尽量扶好扶 手,这样就算发生突然倒溜的情况,也能借力保持平衡。

[焦点关注]

防倒溜装置已加是否正常要调查

昨天,地铁静安寺站一部上行自动扶梯发生倒溜。质监部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开展技术调查,经初步查勘,直接原因为自动扶梯驱动链条断裂所致,具体原因有待相关功能试验、技术鉴定分析和进一步调查。

沪轨交站点均装附加制动

从自动扶梯本身看,即使产品质量达到国家标准,也可能存在因长时间高负荷运行产生金属疲劳、安全部件失灵等情况,从而导致电梯倒溜逆行现象发生。

北京地铁电梯2011年倒溜事故发生后,本市对轨交全网的自动扶梯进行了全面排查,并对部分服役时间较长的旧型号电梯加装附加制动器。

记者昨天从奥的斯方面了解到,上海轨交新线站点所使用的奥的斯自动扶梯本身就有附加制动装置,无需加装。也就是说,昨天发生故障的自动扶梯应当具有防倒溜功能。

记者此前曾体验过自动扶梯防倒溜测试,所乘自动扶梯在运行到一半时突然停止。试验中,电梯的确未发生倒溜现象,而站在扶梯上虽然能感觉到有一些向后的惯性,但只要紧握扶手,人并不会摔倒。

奥的斯公司确认链条断开

根据上海地铁官方昨天发布的信息,故障电梯存在“突然倒行”的情况,作为突发故障“救命稻草”的附加制动器当时是否起效?这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之一。对 此,奥的斯方面相关人士确认了故障电梯驱动链条断开的情况,但链条断裂原因、防倒溜装置当时是否正常工作等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业内人士分析,并不能认为装了防倒溜装置就可确保“万无一失”,这种装置可以在扶梯发生运行方向意外转向时,最慢在扶梯速度降低到“0”时启动紧急刹车。不过,由 于目前各品牌自动扶梯的附加制动器并不统一,其工作原理和不同环境下的刹车效果不能一概而论。“不能排除附加制动器当时未能在扶梯速度达到0时立即"锁 死",扶梯出现瞬间反向加速的现象。”该人士表示。

自动扶梯判废要求刚实施

根据今年4月1日起刚刚实施的《自动扶梯和自动人行道主要部件判废技术要求》,自动扶梯的驱动装置、附加制动器均在该要求适用之列。以附加制动器为例,出现不 能使具有制动载荷向下运行的自动扶梯或自动人行道有效减速停止,并使其保持静止状态,且无法调整;附加制动器动作不正常,且无法修复等情况时,该电梯的附 加制动器“应判废”。

在安全领域赫赫有名的“海恩法则”说,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

2011年7月5日9时36分,北京地铁4号线动物园站扶梯突然逆行,导致一名13岁男孩死亡,30人受伤。这起事故撕开了电梯的最安全“交通工具”的外表。

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电梯市场和生产基地,但在销售疯长背后的故事却显为人知。记者通过对北京市电梯行业走访调查发现,除了市场无序竞争和走过场的维保之外,行政部门监管不力,行业机构参差不齐,潜规则肆无忌惮也是主要诱因,使得原本安全的电梯,变得千疮百孔。

北京电梯检测行业调查:市场竞争无序,维保走过场,行政监管不力

北京电梯检测:交了钱就合格

检测的垄断化

一个中心一个协会两家垄断整个市场

“只要5天,交纳900元培训费,外加160元食宿费,再经过一次走过场的考试后,就可以拿到《特种设备操作证》。”一家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京市电梯企业负责人说。行业准入门槛低,交钱就拿证,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几乎每隔一两个月,这家公司就会收到北京市特种设备行业协会发来的各种培训辅导班的传真。每个班的培训费含食宿大约1000元,价格比外面的培训机构要高出三四百元。

在北京,特种设备行政许可鉴定评审机构包括北京市特种设备检测中心和北京特种设备行业协会两家。有此资格的也只有此两家,前者属于北京市质监局直属机 构,后者也与北京市质监局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两家机构在同一幢楼中办公,而北京各区县的特种设备检测所则属于检测中心的下属单位,有180人左右的规 模,后者则只有十几人,两者加起来不到200人。而这200人则垄断了特种设备行业(包括电梯)评级、检测、验收的巨大市场。“不去吧,到时候验收和检验 时给你穿小鞋,去吧,一年下来各种活动把你折腾得没完没了。”上述电梯企业负责人说,“做企业的,谁都得罪不起,不如花钱买个平安。”

除电梯检验员培训辅导外,北京市特种设备行业协会还负责其他八大类培训,如锅炉、压力容器、压力管道、起重机械、客运索道、大型游乐设施、厂内机动车辆等 作业人员的培训,培训金额从几百元到数千元不等。此外,协会还设有理事会,只要公司交纳一定费用,就可吸纳为会员或者理事单位。

前述企 业负责人表示,入理事会一般都是看重协会和局里的关系,而且协会的负责人也是主管部门退居二线的领导,如秘书长陈宝梅,就是原宣武区的副局长。虽然退了, 但毕竟关系还在,可以帮忙的地方比较多。“无非就是卖个人情。”多家受访的电梯企业负责人表示,入理事会,基本都是看在验收和检验这块,否则谁也不会去搭 理。

北京市特种设备行业协会办公室蒋主任介绍,协会成立于2002年,隶属于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特种设备监察处下,属于社会团体,收支两条线,所有收入全部上交于市财政。

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宣传教育中心赵凯表示,只要是局下属机构,所有的都可以在质监局官网上查询。

但记者在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的机构设置里并没有查到该协会。对此,蒋主任表示,他们也不清楚为什么查询不到,如果有疑问可以询问市局。

检测机构社会化

培训市场良莠不齐一旦开放隐患更大

北京市电梯商会会长缪步升表示,局里将检验、评审验收这块授权给了协会和北京市特种设备检测中心来做,非常不合理,这是一个垄断。“要把这块放开,电梯检测检验机构应该社会化,这样透明度高点,也会遏制一些隐性问题。”

北京市一著名电梯企业负责人表示,检测机构社会化这个问题在系统内部已经呼吁很多年,但始终无法前进,最关键问题是检测机构的“隐性”问题太多,利益纠葛太深。

为什么检测机构不能社会化?北京市特种设备检测中心副总工程师韩再学直言,目前市面上各种培训单位多,培训市场不规范,鱼龙混杂,什么人都可以讲课,没 有统一的机构和组织。“报名没有门槛。培训也不需要在学校进行,只是在质监局组织的考试前两三天集中培训,然后带到电梯现场去实践一下。”韩再学说,现在 电梯维修工是由社会上的学校来进行培训,学费在五六百元,培训得也不到位,很多学校都没有自己的培训基地,没有条件集中学习和培训。报名后,学校会给学员 书籍和资料,学员自行学习,考前再集中培训。

行业潜规则

检测一定要先拿红包人手不够过程走过场

此外,据业内人士透露,两家有资质的检测机构检测人员的“吃拿卡要”已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北京一位电梯维保企业负责人也大倒苦水,他直言,原本以为只要专心做维保企业,就没有那么多枝节,几年下来感觉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首先,评级时,无论什么级一项就是5000元-8000元,三项下来就2万多元。

另外,每次两家机构的检测人员来了,企业都要准备100元至500元不等的红包,有的甚至在千元以上,这还不包括逢年过节送礼和平日吃喝玩乐的费用。不 然,检测人员就到处挑毛病,即使你做到位,依然也会被指出各种问题。情况严重的会影响公司业绩,损失客户。“要钱给就是了,不如花钱买个平安。”该负责人 表示,公司每年光这块的招待与红包费用最少要准备30万元-50万元人民币。

上述维保企业负责人说,按照北京13万台电梯计算,一年的检测费就为1.3亿元。这个还只是账面上的账,如果加上红包,按照306家维保企业来算,这200人一年创造的收入最少在3亿元人民币以上,而这仅仅是八大类中的一项,还不是全部。

北京市电梯商会会长缪步升说,其实电梯出事是经常的事情,这次实在是压不住了。“目前北京现有检测人员不到200人,电梯13万台,如果全部按照国家流程检测,根本人手不够,走过场的检测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来源:东方网

免责声明:由于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因此本站不完全保证信息的正确性、及时性,如果您有任何疑问请联系我们。

茂名住宅

祁东县新房

郴州买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