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健康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失的姐妹

发布时间:2019-04-16 18:37:43 阅读: 来源:健康秤厂家

深夜,一名女子沿着小路快步向前走去。

周围一片寂静,这条路上的路灯前几天坏掉了,月光幽幽地洒在路上,路口前方的黑暗像一个巨兽张开的大口一样,露出仿佛能吞噬一切的狰狞。

“这什么鬼路?”女子小声地咒骂了一句,冷空气让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紧了紧围巾之后就加快了步伐,想赶在门禁之前回到学校去。

寂静的路上只有高跟鞋敲打路面的声音。

一道黑影悄悄地从旁边的小巷子里出来,缓缓跟在女子身后。

女子完全没察觉到身后的危险。

黑影快步的窜了上去,一把捂住了女子刚溢出口的惊呼声,寒光凛冽的刀子捅进女子的身体,一下又一下。

女子扭动抽搐的身体逐渐归于平静。

确认女子死亡之后,黑影似乎一下子泄了力气,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这天,蒋晴为了准备考试,从自习室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凌晨是一点了。

平常这个时候寝室里的人都已经睡下了。

怕吵到别人,蒋晴轻手轻脚地拿了洗漱用具转身离开房间。

此时的走廊静悄悄的。

水房在最后一间,走廊两侧一排排的房门全都紧紧关闭着,头顶的灯发出微弱的电流声。

不知道为什么,蒋晴总觉得今晚的楼道给人的感觉很不安,心里毛毛的。

壮着胆子向前走去,蒋晴现在后悔死了。

都怪柳青青,没事非要看什么鬼电影,还要拉着她一起看,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电影里女鬼披头散发满脸污血爬向自己的画面,等她回来非收拾她不可。

就在这时候,身后寂静的楼道里突然传出一阵轻轻的,哒哒的脚步声。

自己走路很轻,那不是自己的脚步声!

蒋晴顿时感觉一阵凉意从脚底一直窜到心里,身体僵硬的动不了。

厕所在自己前面,不可能是上厕所回来的人,又没听到别人开门上厕所的声音……

她猛地回过头,身后的走廊在白晃晃的灯光下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任何人!

蒋晴心跳的厉害。

刚刚的脚步声很清晰,可是现在整个走廊里空无一人,两侧的门依旧紧紧关闭着,唯一有可能有人而不被蒋晴看到的地方就是楼梯口。

尽管一直安慰自己一定是太累了出现了幻觉了,可脚步还是不由自主地向楼梯口迈去。

没有灯,黑洞洞的楼梯不断向下延伸着。

那里没有人,可蒋晴却仿佛能从黑暗中看见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不想多待,蒋晴快步走进寝室。

紧张过后的放松,困意顿时席卷了整个身体。

睡得正熟的时候,蒋晴感觉有人贴着自己躺下。

柳青青睡不着的时候就会爬到这边,两个人一起睡。

这回她和林涛出去约会,估计又是兴奋到睡不着了吧。

蒋晴迷迷糊糊地往里挪了挪,给她腾出点位置。

谁知又感觉到柳青青不断用力摇晃她的肩膀,好像想要和她说什么。

蒋晴实在没有睁开眼的力气,只模模糊糊的看到柳青青清冷的面孔和不断张合的嘴,反复重复着什么。

蒋晴困得不行,挥了挥手不耐烦地嘟囔了句:“好青青,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要困死了。”

回想起当时,她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到底柳青青在外面待了多久,怎么身上这么冷。

第二天。

看着台上中年男老师在那里讲的唾沫横飞,蒋晴在下面悄悄给柳青青打电话。

“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昨天下午直到现在都没看到柳青青,她从来没有过没原因的旷课,更何况还失去了联系。

蒋晴挂掉电话,努力忽略心中不断堆积的不安,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教室。

这时,“啪”一只手拍向蒋晴的肩膀。

蒋晴现在满脑子都是昨晚发生的事,毫无防备,被吓了一跳,手里的书本差点掉下来。

扭过头看见住在同一寝室的段莉莉扶着桌子,在那没心没肺的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哈哈,蒋晴,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啊,我只是拍了你一下,你反应这么大。”

段莉莉还要取笑她,却在看见蒋晴苍白的脸色后收起了笑脸,不解地问她:“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脸色这么差?”

蒋晴抬头看了看段莉莉,回想起昨晚,越来越觉得不安。

她现在急切需要一个人帮她整理思路,于是就把昨晚发生的事一字不漏的告诉了段莉莉。

“你说,是不是青青出什么事了,不然她不会一声不说的就不见了,我总觉得事情不对。”

对于蒋晴的胡思乱想,段莉莉的回应是——一记白眼。

她拍了拍蒋晴的肩膀,安慰地说道:“你不要乱想啦,青青这么大个人,会保护自己的,说不定昨晚就是她对你做的恶作剧呢。”

顿了顿,段莉莉又疑惑地问:“说真的,你真的在楼梯口没有看见人?”

“没有,但是我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看着我。”蒋晴十分肯定,只是觉得段莉莉的反应有些奇怪,好像有什么事瞒着她一样。

段莉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注意到蒋晴的目光,自顾自地说道:“一定是她对你做的恶作剧,你不是说她昨晚要对你说什么吗,也许就是和你解释呢。”

这么想也对,可能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放下了心中不好的猜测,只要柳青青没事就好,蒋晴放松地说道:“你说的对,没准是在林涛那里乐不思蜀了呢。”

以前柳青青和蒋晴是比亲姐妹还要亲密的好朋友,两人亲密无间。

柳青青还曾经在被电影里的姐妹情感动之后,幼稚地缠着她让她像电影里面一样许诺和她永远在一起。

可是自从柳青青认识林涛以后,就经常只剩下蒋晴自己一个人。

不过蒋晴是真心希望林涛是柳青青的良人,可以给她幸福。

想到这里,蒋晴露出微笑,却没注意到身边段莉莉听见她说的话后,脸上有些怪异的表情。

不过,老天爷从来都是让人越担心什么就越毁发生什么。

接下来的一天柳青青的电话还是不在服务区。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蒋晴按捺不住心中的焦急,按照柳青青给自己的林涛家的地址找了过去,焦急的敲响了林涛的房门。

“谁呀?”足足敲了两三分钟,里面才传来了一阵不耐的回应声。

林涛打开门,看见门外是蒋晴,立刻脸色不自然了起来。

蒋晴看到林涛脸色不对,直觉上怀疑柳青青的失踪和他有关。

林涛神色紧张,门只被他打开了一条缝。

他眼角的余光又不断撇向卧室,肯定有什么猫腻。

蒋晴顺着他的眼神瞟过去,依稀看见一个熟悉的女人身影,难道是林涛出轨了?

不想打草惊蛇,她对林涛说:“我联系不上青青,她是不是在你这里?”

没想到林涛反而奇怪地对她说:“她昨晚就离开了,说是回去找你,不放心你自己。她没回去吗?”

听了林涛的话,蒋晴心里一阵感动。

柳青青肯定是知道自己会熬夜复习,怕自己回寝室的路上遇到危险,想回去陪自己一起走。

可是昨天她明明是在自己之后才回的寝室,那段时间之间她又去了哪里呢?

不过还有一点没弄明白。

蒋晴盯着林涛的眼睛,问他:“所以昨天晚上那么晚,你却让她自己一个人回来的是不是?”

林涛心虚,不敢和她对视,没有底气地对她说:“昨天那么晚,我那么累,她自己非要回去,我有什么办法?”

听到这种话,蒋晴气极反笑:“如果青青出了什么事,我一定第一个找你算账!”

蒋晴几乎可以肯定柳青青一定是在回来的路上遭遇了什么不测,心里越来越着急。

回到学校里,蒋晴想到报警。

可是段莉莉却制止了她,对她说:“没有用的,没有失踪到24小时,警方是不会帮你找人的。”

“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只在这里等。”说着,蒋晴好狐疑的看了段莉莉一眼,她怎么知道柳青青没有失踪到24小时,自己可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啊?

段莉莉想了想说:“也许柳青青是回老家了,我们可以等一晚上,明天问了她老家的电话,打过去问问看,不行再报警好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蒋晴不再多想,只好同意。

这个晚上蒋晴睡得并不安稳。

她深深的陷入一个梦魇之中不能自拔。

梦里,蒋晴看到柳青青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躺在地上。

她的头歪向蒋晴,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蒋晴,肚子上几个伤口正在不断向外冒血。

突然间,可能因为柳青青空洞的眼睛捕捉到了蒋晴的身影。

她的身体先是小小的动了一下,紧接着全身都开始抖动。

她开始爬向蒋晴,嘴巴一张一合的,有鲜血不断地喷涌出来。

蒋晴心中惊恐的很。

她知道自己是在梦中,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强迫自己从梦中醒来,眼睁睁地看着柳青青爬到自己眼前,伸出血淋林的右手,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啊!”蒋晴猛地从梦中惊醒,心有余悸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抬头看见自己床头站着一个黑影.

段莉莉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床头,猛地一看十分吓人。

“我看你一直在挣扎,做噩梦了?”看见蒋晴醒过来,段莉莉关切地问她。

看来是自己把段莉莉吵醒的,蒋晴十分不好意思。

“我刚梦见了青青,她浑身是血,向我爬过来,我想,她肯定出事了。”说到这里,蒋晴已经泣不成声.

其实心中最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刚刚竟然那么害怕,害怕柳青青,害怕那个对自己那么好的好姐妹。

“如果她真的出事了,那么,那么……”段莉莉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对她说:“那么你看到的柳青青肯定早就不是以前的柳青青了,人鬼殊途,她在你身边徘徊不走肯定是要害人的。”

蒋晴一下子明白了段莉莉要说的话,但怎么也不肯相信。

段莉莉叹了口气又说:“你不是说柳青青是为了陪你走夜路才会回来的吗,也许她变成了鬼魂,只会怨你,不会再记得姐妹情深了。”

想到可能是自己间接地害了柳青青,蒋晴心里一阵难过。

段莉莉又接着说道:“明天我带你去我姨母那里吧,她是一个很厉害的捉鬼师,我想,她一定会愿意帮忙的。”

蒋晴满心自责,更是不愿伤害柳青青,即使是柳青青的鬼魂,只是对段莉莉说要考虑一下。

第二天早上,蒋晴报了警,可警察根本不相信她做的梦。

那个老警察认定是小女孩闹别扭玩离家出走的把戏,过几天肯定就自己回来了。

蒋晴无奈,只好放弃。

下课以后,段莉莉的手机落在楼上,说回去拿。

蒋晴站在花坛旁边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事。

那晚吓人的脚步声是谁的?

那晚柳青青不断重复的口型到底是什么?

昨晚的噩梦到底是不是柳青青的鬼魂?

她从心底不愿相信柳青青会伤害她。

只是最近发生的事让她不由得开始怀疑起来。

也许,以前的柳青青不会伤害她。

可是,现在的呢?

她还记得梦中柳青青伸向自己的血淋林的手。

看来无论如何都只有找到柳青青再说了。

下课的学生接二连三地从蒋晴身边走过。

很快,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花坛旁边教学楼的拐角处。

蒋晴抬眼一望,那身影却倏地消失在教学楼后了。

顾不上还在楼上的段莉莉,蒋晴快速朝那身影跑去。

她强烈地感觉那人就是柳青青。

如果她还活着的话为什么不和她联系?为什么不回学校?那天晚上她的口型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到底要告诉她什么?又到底是不是她想杀死自己……

蒋晴有无数个问题要问她。

只要追上那个身影,就一切真相大白了。

蒋晴刚要追着那抹身影向前跑,突然和一个拐角处出现抱满书的人撞在了一起,书散落的到处都是。

那人不满地拽住她胳膊:“你这人怎么回事,走路都不看人的吗,我这……”

“啪!”那人的话还没说完,蒋晴就眼看着一个黑乎乎的不明物体从高处落下砸到了前面不远处的地上,一下碎成无数块。

落下来的是一个花盆。

蒋晴心里顿时窜起一股凉气。

如果不是自己撞到了人,那么花盆砸到的肯定就是自己。

柳青青是真的要杀死自己,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柳青青了。

围观人群很快聚拢过来。

“蒋晴,你怎么了?”段莉莉向她走过来。

蒋晴心里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却快的没有抓住。

蒋晴把刚才发生的事一字不漏地告诉了她,仔细的看着她的表情。

段莉莉十分担忧,劝她说:“她的力量好像越来越强大了,现在白天也能出现,我怕拖得越久越麻烦。”

很快,蒋晴和段莉莉来到她姨母家,是在郊区的一处小平房,外表看上去和别的院子没什么两样,靠近就会发现有一种连浑身毛孔都在颤抖的令人恐惧的感觉。

段莉莉的姨母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蒋晴总觉得她那双浑浊的眼睛里露出丝丝死气,不敢多看。

老人把两人领进屋去,就自顾自地坐下了。

本以为老人会问她什么问题的,谁知一只脚刚走进门,就见段莉莉拿起桌上的水果刀猛地向自己刺过来。

慌忙之中,蒋晴狼狈地向旁边闪去。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脚踢到了段莉莉的腿上。

只听见咔嚓咔嚓的声响,竟然把段莉莉踢得连连后退,撞倒了桌子后倒在地上。

“段莉莉,你怎么回事,我是蒋晴……”话还没说完,就见段莉莉拿起水果刀起身又向她刺过来。

慌忙之中,她只好胡乱闪躲。

只听见段莉莉恶狠狠地吼道:“对,蒋晴!我杀的就是你。你听到了那天的脚步声,迟早会想明白的,我不能让你说出去,你不是和柳青青感情好吗,那你们就到地下去见面吧。”

顿了顿,又听到段莉莉怪异的笑道:“对了,我忘记了,恐怕你们是不能到地下见面了,我要让你们魂飞魄散!”

蒋晴现在是彻底明白了,原来当时听到的脚步声是真的,是段莉莉半夜回寝室却没想到蒋晴在走廊里,她怕自己会泄露出去。

“是你杀了青青!”蒋晴愤怒的喊道。

原来那天在林涛房里的人是段莉莉,怪不得她会知道林涛和自己说的话,知道柳青青失踪还不到24小时。

她肯定是因为喜欢林涛就杀了柳青青,原来一直以来要杀自己的人是段莉莉,而不是柳青青!

自己却还误会了柳青青,蒋晴心中顿时愧疚不已。

听到柳青青的名字,段莉莉的脸开始变得狰狞,她愤怒的喊道:“柳青青那个贱人,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喜欢她,我哪里比她差了,你喜欢她,林涛也喜欢她,可是林涛明明一开始是喜欢我的,他怎么可以抛弃我爱上柳青青那个贱人,我恨她,所以我不顾一切的勾搭林涛,林涛抵不住诱惑,跟我有了关系,我原本只是想气气柳青青,却没想到柳青青要去拍了我们的照片,要发到网上去,我只好杀了她!哈哈……”

段莉莉此时已经陷入了癫狂,又是笑又是哭的。

蒋晴趁机打量了一下房间,身后两侧的角落里各有一个门,不知通向哪里。

蒋晴看段莉莉紧紧逼近,却似乎不是想要自己的命,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看着旁边那个还在闭目养神的老人,还有地上那些各式各样的符咒。

回想起刚才段莉莉那句“我要让你们魂飞魄散”。

蒋晴一下明白了她的阴谋。

此时她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

段莉莉竟然用自己做引出柳青青的诱饵!

梦中柳青青伸向自己的手其实是为了提醒自己,段莉莉要害自己。

那天的花盆也是段莉莉推下来的,自己看到的身影是柳青青为了把自己引向别的方向不被砸到,就连最早的那个口型恐怕都是提醒自己小心段莉莉的。

柳青青肯定是被段莉莉的姨母用手段镇压住了,没想到她还能在梦里向自己不断提示信息。

她们害怕了,所以就想借自己把她引出来,一举消灭。

“你们好恶毒的心思啊,做了这么多坏事就不怕有报应吗?”眼前的段莉莉步步紧逼,蒋晴想做最后的努力。

“我恶毒?是柳青青先对不起我的!”段莉莉不屑地说。

这时,突然,房间里的风铃无风而动,诡异的风铃声响起。

两侧的门窗都开始震动起来。

段莉莉的姨母终于睁开眼睛。

段莉莉也紧张起来。

很快,哐当哐当的撞门声响起。

段莉莉和她姨母都拿起准备好的符纸盯着一个方向。

蒋晴这才发现撞门声竟然就是来自刚才自己看到的大门中的其中一个。

撞击声没响多久,就停了下来。

门缓缓地开了一个小缝,就像有一个害羞的小孩子躲在后面一样。

房间里忽然开始刮起诡异的大风。

这时,只见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房间里没有多出任何东西,可是段莉莉的姨母却像是突然受了什么重击一样,开始浑身抽搐,口中猛地咳出一口鲜血,瞪着眼望向段莉莉,不甘地吐出几个模糊的音节:“逃,我们逃不掉……”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段莉莉吓的浑身颤抖,埋在阴影里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蒋晴吓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段莉莉扭头看了一眼她,不可置信的说:“没想到她这么厉害了,我们竟然不堪一击,不过,还好我带了你来!”

说着,段莉莉就猛地挟制住了她,抽出一把刀,抵在蒋晴的脖子上,对着空气大喊道:“柳青青,你不是很厉害吗?你来啊,你要是敢动我,我就杀了蒋晴!”

但她忘记了柳青青是个鬼,鬼能够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动手。

很快,段莉莉便觉得自己的右手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扯住了一般,手中的刀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蒋晴吓得缩在墙角浑身动弹不得,段莉莉开始疯了一般撕扯自己的头发,血红的眼睛露出绝望的光。

她像被控制住一样颤抖地抬起双手。

下一瞬竟然硬生生的挖掉了自己的双眼,脸上眼睛的部位只剩两个血淋林的血洞。

紧接着,又举起自己手里的刀子猛的刺向腹部,就像是她当初杀柳青青一样,一刀又一刀,足足刺了十几刀,才软软的倒下了。

不敢相信眼前疯狂又恐怖的一幕,蒋晴瘫坐在地上。

慢慢地,她看到那扇门完全打开了。

和梦中一模一样的柳青青不断向她靠近,那只带着鲜血的手不断伸向自己。

蒋晴看到柳青青的嘴不断闭合着,和那晚一样。

那只手轻轻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

蒋晴终于看懂了柳青青想说的话——“好好活下去!”

之后,她就消失了……

只留下跌坐在原地哭的不能自已的蒋晴。

第二天,蒋晴报了警,找出了柳青青的尸体,好好安葬,还把柳青青在老家的父母当做自己的父母一样好好孝顺。

是的,她会好好活下去的……

扬州市胶印机印刷

标牌印刷

仪征数码印刷

泰州地区深圳不干胶印刷

相关阅读